党委宣传部

媒体深大 > 首届国学班创造深大考研历史

首届国学班创造深大考研历史

发布时间:2016年7月21日

记者采访发现,当前高校国学教育发展尴尬重重制约过多

梅花三弄、平沙落雁、阳关三叠、秋江夜泊……近日,在深圳大学师范学院国际会议厅二楼多功能厅,在一曲曲悠扬的古琴声中,深圳大学首届“国学精英班”25名大学生为自己四年的学习生活画上了一个优美的句号。

演奏技艺令老师感动

当晚的毕业汇演在国学班10位同学琴箫合奏的《沧海一声笑》的乐曲中拉开帷幕。接下来,国学班赵书至、罗启权、赵敏舒、罗婉、邓晓偲等同学或独奏或合奏了《梅花三弄》《平沙落雁》《阳关三叠》《忆故人》《酒狂》《秋江夜泊》《流水》《普庵咒》等经典琴曲。古琴演奏家、深圳山海琴堂堂主、深圳大学“国学精英班”古琴特聘教师马骁演奏的一曲《潇湘水云》,将汇演推上高潮。最后,汇演在国学班同学琴箫合奏的一曲《满江红》中结束。

记者在汇演现场看到,前来欣赏古琴的不仅有深圳大学人文学院院长、国学研究所所长景海峰,深圳大学艺术学院党委副书记张剑滨及深圳大学部分老师,还有来自社会的古琴爱好者。能够容纳100多人的汇演现场,闻讯赶来的人让工作人员不得不频频添加座椅。

大家为古琴特有的古典、优雅的韵律所陶醉,深圳市委宣传部梁超副处长观看汇演后对记者说,他就像“与古代士君子、与高雅的传统文化实现了一次对话”。马骁在汇演结束后寄语国学班同学们说:“在短短四年时间里,同学们通过勤奋、悟性所达到的演奏技艺,令我感动。希望古琴能长伴、滋润同学们的未来人生。”

创造了深大考研历史

据了解,古琴只是深圳大学国学精英班同学们四年里练就的“十八般武艺”中的一种。从课程设置上可以看出,四年大学期间,他们除了要研修古代汉语、文献学、中国文学史、中国古代文论、外国文学、哲学概论、中国哲学、西方哲学、中国通史、世界通史等课程,以及研读《周易》《尚书》《诗经》《左传》《论语》《孟子》《庄子》《礼记》《楚辞》《史记》《文心雕龙》《坛经》《唐诗三百首》《理想国》《诗学》等经典外,还需修习格律诗词写作、琴棋书画等传统国艺。四年下来,他们大多能作诗填词、初通八法、会意丹青。

不仅如此,由于国学班走的是精英化培养路线,注重德业双修,学习之外,还要参加包括游学在内的许多社会实践活动。从在活动中接触的台湾佛光山星云大师、上海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、台湾佛光大学校长杨朝祥、台湾南华大学校长林聪明以及儒学研究专家郭齐勇、颜炳罡、骆承烈等人的反馈来看,国学班的学生综合素养普遍较高,他们的知识面、修养、做学问的态度、尊师等方面,都受到了这些专家、学者们的普遍赞誉。国学班全体学生在首次赴台游学半年之后,杨朝祥校长认为他们给学校带去了好的学风。在他的邀请下,深圳大学已与台湾佛光大学达成共识,深大国学班每年都去游学半年,佛光大学专门为国学班学生设置课程,并选他们最好的老师为国学班学生授课。

据张剑滨介绍,国学班学生的优秀程度从学生们毕业后的“出口”情况可见一斑。全部25位毕业生中,14人考上了研究生,2人出国读研深造,9人被一些艺术、国学培训机构“抢走”。与内地一些大学相比,深大学生考研的热情不高,考研率较低。深大人文学院考研率在深大算是高的,但每年考上的也只有二三十个,只占毕业生的十分之一。首届国学班考研率超过了60%,这在深大无论哪个专业还是年级,都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。因此,“首届国学班创造了深圳大学本科生考研的历史。”

“生米已经煮成熟饭”

由深圳大学首届“国学精英班”毕业谈到当前国内高校国学教育时,景海峰甩给记者一句话“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”。他告诉记者,改革开放以后,国内高校中,虽然曾有诸如实验班、尖子班,或是文理交融的本科班,但那都不是国学的概念。作为当前国学大潮和社会文化走向的一种呼应,成建制的、正式专业的高校国学教育是最近十年间的事情。最早开办国学班的是武汉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。到目前为止,全国高校中,有国学本科班或国学院的大概有近20家,还有一些学校正在陆陆续续开展国学教育。

景海峰说,这些国学班形式多样,基本处在摸索和实验的状态。有的是原来人文实验班的升级版,有的只是在原来文史哲基础上稍做了调整。如北京大学,以文、史、哲几个系合办的形式;武大、人大有专门的国学院,有全套的专业操作模式;中山大学博雅学院偏于西学、古典学。

据景海峰介绍,五年前,人民大学等高校发起了全国国学院院长论坛,今年已开到第五届。5月份举办的第五届全国国学院院长论坛由深圳大学承办。从参加这次论坛的各高校国学院院长交流和切磋的情况来看,大家正在慢慢形成共识,那就是:当前人文教育学科分割太甚、过于细化、知识间存在藩篱、学科间老死不相往来、相关专业学生对邻近学科不了解,大家希望能以国学教学打破这种隔膜,让学生有更宽广的眼界,能跨学科、所学知识具有穿透性;国学教育应以学术培养作为重点,重在基础训练;高校除对学生进行知识培养和学术能力的训练之外,要按照中国古代的教育理念,注重德业双修。

这些“共识”及深大首届国学班所取得的成绩,都是在教育部未将“国学”这一学科纳入《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(2011年)》(以下简称“目录”)情况下“生米煮成熟饭的”。

一个班颁发三种学位

因为这“生米煮成的熟饭”,首届国学班取得的成果令景海峰感到“大大超出预期”而欣喜的同时,也令他感到深深的忧虑。因为国学未入“目录”,一系列尴尬接踵而来。首先,招生的时候学校没有这个专业,只能挂靠其他专业来招生。现在采取的是二次招生,分步到位,新生入校两个月后,再面向全校所有专业二次招生,学生报名后经过笔试面试筛选,第二学期再单独组班,这也许避免了一步到位可能出现的招生不理想的局面。

其次,新生入校后,培养过程中,师资队伍的建设、学科的发展、资源的配置等都将因国学未入“目录”而受到影响。以深大为例,该校文、史、哲都归属于人文学院,上述问题相对好处理。他们以文、史、哲现有专业师资作为基础,做合理调配,大家共同承担。但有的高校文史哲分属三个学院或三个系,在教学管理、师资安排调配上都会受制于各自的行政管理,极其麻烦。

最后是学位,学位授予是按现有的教育部“目录”颁发的。中文、哲学、历史才有学位,国学没有,学生毕业的时候只能又回到这三个名目上。对此,深大的办法是,第四年学生作毕业论文的时候,他选择的题目如果是属于历史的,毕业时就建议他申请历史学位;选择的题目如果是属于哲学的,那建议他申请哲学学位。深大首届国学班25个毕业生中,10余人申请文学学士学位,8人申请的是哲学学士学位,还有五六个人申请的是历史学士学位。

景海峰表示,目前高校的国学教育比较重视传统,带有精英化色彩,这与当今高等教育的大众化、实用化主调确实不太一样。但高校国学教育并不排斥关注实际,怎么与现实社会结合,让学生有一种时代感,一直是当前高校国学教育中的重要问题。大学教育应始终有一种理念,那就是除开展大众化、实用化教育之外,还得承担着知识的传递、精神气质的承续。关于将国学纳入教育部“目录”,业内已呼吁多年。国学在高校教育中的这个定位难题如不解决,势必制约高校国学教育的进一步发展。

(深圳商报记者 苏海强)

http://szsb.sznews.com/html/2016-06/20/content_3551229.htm

媒体深大